施红平说

“委”,通常以“某某委员会”名称出现,是一种集体领导的模式,其管理体制是由委员组成,在对重大事务进行决策时,须由委员投票表决。这个组织结构形式是把整个部门的管理态势向分权发展,好处是能够使整个机构更加民主和法治。这种机构适用于长期目标性,管理事务比较庞杂的政府机关。

广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王枫云表示,虽然三个机构同为局级单位,但有区别:

该人士分析,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分开,长期来说对房地产市场会有影响,影响的幅度主要看两个部门沟通协调的畅顺度。按目前架构,国土房管局一把手可直接协调安排用地给保障办,保证保障房建设的用地需求,但分拆后就需两个部门去协调了。此外,现在国土房管局通过房价高低来协调土地出让的时机,一定程度可达到楼市调控的目的,但分解后,这块协调难度估计会增加。

昨日,广州市规委会专家、前广州市规划局局长施红平接受南都采访表示,国土、规划合并的想法30年前就已提出,“两张皮”下如何保护城市自身利益其实更考验“一把手”的智慧。

国土和规划隶属的“爷爷”并非同一个部委,即分别接受垂直系统的国土资源部和住建部相关标准,如何将两套标准在一个局内“融会贯通”,也非一时之功。

国土和住房拆分带来的一个现实问题可能是,以后市民买房可能需要拿两个证— 国土证和房产证。

施红平说,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广州就曾提出过合并规划与国土部门的方案,但当时“国土规划合并权力过大,不利于权力制衡”的反对声音压倒了这个决策,最终只是在90年代初,国土和住房部门进行了合并,规划和国土房管两个部门互相牵制。

北京、上海、深圳这样的大城市,在国土、住房、建设、规划几个城建架构体系中,会选择不同的排列组合方式。北京分成国土、住房和建设、规划,上海分成国土规划、建设交通、住房,深圳则是国土规划、住房建设。有些城市是“分了又合,合了又分”。广州重新调整架构之后与深圳的架构基本一致。

该人士分析,到底是保护地块拿来种田,还是开发地块拿来盖房,再也没推诿空间,但短时间内要将“两规”理顺也不现实。

此次机构改革调整中,广州国土房管局将“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两大职能分拆,国土资源和规划合并组成国土资源和规划委员会,房屋管理和建委合并组成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国土房管局将“消失”,在20 14年广州市国土房管局“末代局长”李俊夫“落马”的背景下,这一次城建系统权力“洗牌”受到了极大关注。

已“落马”的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原局长李俊夫在任内曾达到“四权合一”的权力巅峰。这次国土房管局自身的分拆,一定程度也是打破原来部门一把手“多权合一”的权力垄断现状。

“办”其实就是办公室,通常用以处理特定事务,提供特定服务,或是针对特定领域和特定时期设置,当工作目标完成,有可能会撤销。这种组织机构一般用于短期目标性的政府机关。

华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叶贵仁则认为,其实老百姓一般并不了解和关注其中的差异,相反更关心办事是否能找对部门,“所以,从机构改革上来看,委、局、办之间名称的变化意义并不大。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够统一规范称谓”。

前述长期关注房地产政策的一名人士分析,“土地出让年限和房屋所有权的买卖其实是两件事,目前的架构是,国土房管局通过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将两者统一起来,但两个部门分开之后,遇到诸如‘房改房要补缴土地出让金’、‘房屋产权过了70年’这些问题应该怎么办?”,该人士说,如果不动产统一登记完全设置独立架构,有望理顺“一张证”的问题。

至于两局合并带来的权力增大问题,广州市规委会专家、前广州市规划局局长施红平认为这不是主要问题,如今政府越来越强调行政依法办事、公开透明和公众参与等讲究程序的做法。“主要矛盾”反而是,国土和规划隶属于中央两个不同的部委(国土资源部和住建部)后,国土资源部由于有“必须控制耕地红线”在手,具备用地指标控制的权力,两个部门合并之后,当遭遇“国土系统垂直架构强势”,如何保护城市自身的利益,“协调好规划和国土两张皮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此次调整,国土房管局的房屋管理职能将与建委合并,组成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对此,广州市建委人士表示,调整后有利于和省里发布的政策方针更好地对接,以前省住建厅对应广州市国土、规划、建委等几个局委办。

广州市新一轮机构改革前日正式启动。广州市政府部门数量将从41个变成39个,12个机构被撤销,10个部门新组建,其中城建系统将面临一次大“洗牌”。

从事城市规划工作40余年的施红平认为,国土规划两个部门的合并,在30年前和现在完全处于不同的时代背景,作用和效果有待实践考证—30年前的广州,在城市建设方面是“大半张白纸”,大刀阔斧扩张建设城市,如果规划国土合并,有利于协调两个部门在管理中存在的矛盾。比如番禺有一些绿地,明明城市规划显示是绿地,但国土批了用来盖建筑物。

“局”采取的是行政首长负责制,权力比较集中,正如人们经常说的“局长说了算”。一般来说,职能比较单一的政府机关偏向于设局。

广州一直推进“三规合一”,国土规划合并有利于其中的“两规”合一,即土地规划和城市规划,但是国土资源侧重遵守耕地红线,城市规划侧重发展,如何既遵守上级规定又兼顾地方发展,也考验该局一把手的智慧。

长期关注房地产政策的一名人士认为,国土和规划合并后,权力增大了,行政效率会更高,但归责也增大,对外界责任边界更加清晰,职能部门的推诿空间更小,“无论问题出在国土还是规划,都是一个局的事”。

长期关注房地产政策的一名人士分析,国土、规划、住房、建设职能之间不同的排列组合,各有利弊。

现在广州整个城市的架构建得七七八八,国家对城市规模的控制也越来越严格,城市拓展建设的空间有限,政府更多考虑的是环境优化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