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是远小于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

波动幅度大不大,还要对比来看。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刚近日撰文表示,“从较长时间段看,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弹性进一步增强,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波动率小于绝大多数储备货币,更是远小于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

吴庆称,在汇率方面,未来人民币的外汇市场会更加市场化,市场的供求将在汇率的决定上起到更大的作用,不必过多的担心变化,这个变化带来的冲击是有限的,好处却是很大的。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动幅度的加大是一种趋势性变化,人民币已经是第二大经济体,相应的我们可以接受更加市场化的汇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吴庆表示,汇率市场是我国市场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未来我们需要接受一个现实,就是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可能还会出现这种升降,一方面要接受一个更加市场化的汇率;另一方面,也因为美元自身不是非常稳定。

另一方面,加入sdr一篮子货币也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重要一步,伴随人民币市场化进程的同步加快,在一定范围内的汇率浮动或将成为常态。

免责声明:

据王春荣介绍,从银行结售汇数据看,2016年一季度逆差1248亿美元,二、三季度逆差较一季度明显收窄,第二季度是490亿美元,第三季度是696亿美元。从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看,前三个季度的逆差分别为1123亿、565亿和855亿美元,其中,涉外外汇收付款在一季度为逆差366亿美元,第二和第三季度转为顺差107亿和176亿美元。

今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成为sdr(特别提款权)篮子货币之一。易刚直言,“sdr对于稳定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具有重要意义,其使用正逐步扩大。”

谈及人民币加入sdr对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王春英预计,“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后,中国跨境资金流动的规模和开放度将进一步提高,双向流动、基本平衡的格局将有新的支持因素”。下一步,外汇局将继续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完善跨境资金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加强对跨境资金流动的统计监测和分析预警,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底线,促进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完)

“当前,有助于我国跨境资本流动保持基本稳定的根本性因素没有改变,包括我国经济增速在全球范围内仍处于较高水平;财政状况相对良好、金融体系总体稳健、经常账户持续顺差、外汇储备依然充裕。”王春英称。

据王春英介绍,截至10月20日,美元指数当月累计上涨3%,受此影响全球主要发达和新兴市场货币普遍下跌,超过100种货币对美元有不同程度的贬值。欧元、英镑和日元对美元汇率累计分别贬值2.8%、5.6%和2.5%;同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和境内外市场汇率累计分别下跌0.8%、1%和1.1%。

易纲强调,中国经济增速保持在6.5%至7%,经济增速在世界范围内处于最强劲之列。因此,人民币汇率将继续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由此看来,“人民币汇率跌幅在全球范围内并不大”,王春英说,虽然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有所贬值,但对一篮子多边汇率升值。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